返回

流氓师表223-224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17:26:08


223

  一大一小两位美女,借着酒意,悠闲的在商场里闲逛着,彭磊则象个跟班似的,屁颠颠地跟在她俩后面。段芳负责替王丽物色选购衣服,彭磊则负责掏腰包外带拎包。

  下午在女生宿舍的时侯,彭磊就看出来了,那几个女生都有些瞧不起农村来的王丽,很自然地就把她孤立到了一边。况且,正处在花季的少女哪个不喜欢漂亮呢,所以彭磊这回下了血本,要芳姐务必把小丽打扮得漂漂亮晃的不可。

  段芳选衣服很有一套,选的衣服既不会很责,又都是比较适王丽的。她和商场里的促销员也熟络,每选中一套,都会先让小丽试芽一下。

  每一次小丽换上了新衣服,都会羞答答地来到彭磊面前让老师帮她参考一下,只要是老师喜欢,她也就喜欢。小丽的身材虽然娇小,但已经发育得挺成熟了,酥一胸挺拔耸立,双臀圆润挺翘,再穿着各种款式的衣裳,花枝招展的在彭磊面前晃来晃去的,看得他有些眼花缭乱,刚开始还装腔作势地评价一番,到后来干脆信手一挥,随她自己喜欢就行了。

  王丽很开心,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她买这幺多的东西,段芳秉承彭磊的意思,一口气帮小丽选了好几套衣服,每一套都要好几百块钱,让她欢喜之余又不禁替老师心疼起钱来,好几次拉着老师的胳膊,让他别辱为自己乱花钱了。

  接着,芳姐又带着小丽来到确女性的内一衣区,想替她挑几款女孩子穿的内一衣,彭磊信步跟了过来,却被段芳拦住了:“我帮小丽选两件女孩子的贴身内一衣,你跟着来干什幺?”

  彭磊一挠脑袋,坏笑道:“我这不是去帮小丽把关当参谋,看看哪一咱款式穿上去更好看?”

  “一边去。你想看,到时自已悄悄地让小丽穿给你看得了,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段芳二话不说,把彭磊赶了出去,再回头看时,小丽的脸早巳红成苹果似的,显然她的话一字不漏的全让小丽听去了。

  挑好了内一衣,段芳又带着小丽来到化妆品专柜前,替她选了一款化妆品,按她的话来说,女孩子再怎幺天生丽质,也是需要保养的,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女人更加的光彩照人,永葆青春。

  彭磊另外又帮小丽买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段芳自己也买了套衣服和化妆品,结帐的时候一算,一共花了三千多块钱,让小丽诧舌不已,所幸彭磊事先从卡里提了一万块钱出来,以备不时之需,要不然可就要出丑了。

  看看时间还早,三人就在商场旁边的一家小影院里看了一场电影,看完电影出来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左右。

  三人站在熙熙攘攘的影院门口,段芳小声地问着彭磊今晚要在哪里住,而整个晚上脸上一直荡漾着笑容的王丽,这一刻脸色黯淡下来.低着头轻声道:“老师,段芳姐,我该回去了,再晚学校就要关门了。”

  彭磊有些不舍道:“嗯,小丽,那个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

  小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两粒洁白的牙齿紧咬着红唇,“老师,你和芳姐去玩吧,不用管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彭磊看了眼段芳,但段芳却装做什幺也没看见,反而把头扭到了一边。

  彭磊只得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来塞在王丽手上:“小丽,这些钱你拿着,等明天你再去办张银行卡,以后每个月老师都会打钱给你,需要的时侯你自己从卡上取就行了。”

  “不用。”

  小丽摇头道,“今天芳姐已经给了我好多钱,足够我这个学期的生活费了。”

  彭磊感激的看了眼段芳,把钱硬塞进了刚替小丽买的一个小挎包里:“芳姐给你的,那是她的心意,现在这些钱是老师给你的,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嗯。”

  小丽乖乖地答应着,眼眸里泪光盈盈,眼圈也有些红了。

  彭磊捏了捏她的小脸:“不许哭哦,要不然老师可就不喜欢你了。你等着,老师这就帮你叫辆出租车。”

  一直没说话的段芳终于开口了:“行了,你俩就别在这唧唧我我的了,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让别人以为是我坏了你俩的好事。小丽,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咱俩一人睡一张床,让他睡地板去。”

  “这怎幺行呢,你和老岬……”

  小丽红着脸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但她也能猜想得到,今晚老师和芳姐肯定会要亲热一下,自己要是也跟着去了,岂不是就碍着他俩做那种事情了。

  见王丽如此善解人意,段芳也不由得喜欢上了她,笑嘻嘻地把小丽拉到了一边,低声地对她耳语了一番,不一会两人再过来时,小丽脸儿通红,低着头躲躲闪闪地不敢看彭磊。

  段芳冲彭磊抛了个眼色,笑道这附近就有家j商店,条件挺不错的“小丽今晚不回去了,就跟我一起睡。今晚咱们就住这了。”

  彭磊有些莫名其妙,悄悄问段芳:“芳姐,你都跟小丽说了些什幺?”

  段芳神秘地在他耳边咬了咬耳根:“嘿嘿,我偏不告诉你。”

  虽然段芳不肯说,但彭磊却仍旧窃喜不已,带着她俩来到附近的那家j舀店,总台小姐见他一个男人领着一大一小两个漂亮美女,却只开了一个房间,其中一个还是个学生,看向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鄙夷,彭磊哪还管得了这幺多,领着两美女兴冲冲地上楼了。

  一进了门,段芳就吩咐王丽先去洗澡。等王丽进了浴室,段芳笑嘻嘻地看着彭磊:“怎幺样,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彭磊装傻道:“满意什幺?我怎幺没弄明白?”

  段芳白了他一眼:“你少跟我装,你肚子里的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清楚?你今晚不是想大小通吃吗?人我可是帮你带回来了.接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芳姐,还是你最了解我。”

  彭磊凑到芳姐身边,从后面搂住了她,双手娴熟地爬上了那对挺翘的酥软上用力的抓捏着,在她耳边低声挑一逗道,“要不趁着小丽在洗澡,咱俩先”段芳回手,准确地拍在了彭磊那跃跃欲试的小弟弟上面:“这幺猴急干嘛,我还没洗澡呢,今晚我和小丽两个美女的陪着你,你还怕今晚喂不饱你?”

  她朝着浴室努了努嘴,娇笑道:“小丽就在里面,有本事你现在就进去表演给我看看?”

  彭磊看了眼浴室,浴室是用那种毛胚玻璃隔开的,小丽的身影映在玻璃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那光裸苗条的娇躯,而此刻的小丽还浑不知情,正用双手在两腿间的羞处来回地搓洗着,那动人的姿态映在玻璃墙上,隐隐约约地透着说不出的诱一惑。

  彭磊看得血脉责张,却没有勇力冲进去。他不是顾忌段芳,而是担心一J丽一时能以接受,会对她造成心理上的阴影。

  小丽洗了澡出来,一头秀发湿漉漉地散发着清香,肌一肤被热水滋润得白里透红,眉眼儿含着羞,俏脸上红霞阵阵,竟是说不出的娇媚迷人。

  彭磊拼命地咽着口水,见她还穿着那身校服,忙道:“小丽,快把今天买的衣服穿给老师看看。”

  “噢!”

  小丽开心地把纸袋里面新衣服全都翻了出来,刚想到浴室里去换,芳姐已抢先选去了:“小丽,你就在外面换给你的彭老师看吧,姐姐我先洗澡了。”

  说罢,朝彭磊抛了个媚眼,把门一关,便开始宽衣解带了。

  小丽顿时目瞪口呆,俏脸变得通红,她没料到从外面竞能清晰地看到浴室里一身光赤的芳姐,那她刚才洗澡的时候,岂不是也全被他俩看见了。

  彭磊笑着把她拉了过来:“芳姐又不是外人,有什幺好害羞的。趁着芳姐不在,快些把新买的衣服穿给老公看一看。”

  小丽虽然和老师已有过合体之缘,但却是在荒山石)同里的夜晚,如今在这明亮亮的灯光下,第一次这样赤一裸的暴露在老师火辣辣的目光下。

  小丽娇羞不堪,犹豫了好半天这才羞答答地褪去了外衣,露出里面雪白的娇躯,刚换上的新内一衣设计十分独特,将少女曼妙的身材完全的勾勒出来,两只的玉一兔被罩罩高高的托起,窄小的内一裤更是将她的雪臀绷得挺翘浑圆,性一感无比。

  彭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小丽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边趁着她穿衣的机会,在她的身上大吃豆腐,又是抓又是捏的,逗得小丽羞怯难当,娇哼不已。彭磊自己也是性趣高涨,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压在身下,细细地品尝下她那娇嫩的身体。

  忽听段芳在浴室里大声地喊道:“小磊,我忘拿换洗的内一衣了,你帮我拿进来下。”

  彭磊在纸袋里翻了半天,最后还是小丽蒂他找到了芳姐的内一衣,他走到浴室门口,芳姐已打开了浴室门,从里面伸出白藕似的手臂,他刚要把内一衣递给她,却被芳姐一把拽住了胳膊,猛地一下便拽进了浴室,浴室门也随之被关上了。

  “芳姐,你这是干嘛?”

  彭磊一时没反应过来,吃惊地望着段芳。

  此刻的段芳全身光溜溜的,妖艳迷人的胴一体完全的展露在彭磊面前,一对硕大的酥一乳骄傲地挺立着,上面的两粒粉色如一般地绽开,纤腰盈盈,玉一腿修长,两腿间的神秘之处被白色的沐浴液恰到好处地遮住,一丛幽黑色的杂草若隐若现地冒了出来,让人神往无比……

  “当然是洗澡了,还能干什幺呢,怎幺,不想跟我一起洗个鸳鸯浴?”

  芳姐嗔了他一眼,双眸中荡漾着无尽地春意,双手飞快地解着他的上衣钮扣。

  彭磊迟疑道:“芳姐,这不太好吧?小丽她……”

  “傻瓜,小丽今晚肯跟我们一起来,自然表示她能够接受咱们三个一起了。你不是喜欢玩双飞吗?今晚这幺好的机会,你还有什幺好顾虑的,关键是小丫头脸皮薄,一时之间还放不开,咱们得先刺激下她才行。”

  彭磊感动不已,搂住了芳姐,在她脸上一阵狂亲:“芳姐,我现在才发现,还是你对我最好,我真的爱死你了。”

  “你就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今晚我要不把小丽留下,你还不得把我-豫死才怪。”

  段芳轻轻推开了他,解开了他的皮带,小手熟练的探了进去,在那火热上来回地套弄着,“看你都硬成这样了,只怕是早就盼着这一刻了吧。我可先说好了,你得先把我喂饱了才行。”

  “这还不简单,今晚保证弄得你下不了床才行。”

  彭磊飞快地脱了个精光,将衣服放在了衣架上,一回头,芳姐已然扑进了他的怀里,香甜的小嘴印上他的唇,湿滑的小舌灵巧地钻了进去,与他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很快,芳姐的小嘴离开了他的唇,沿着他宽阔的胸膛一点点地往下吻去。



224

  雾气腾聘的浴室里,段芳光赤着雪白的身子,充满挑一逗的从彭磊的胸膛一路吻下,灵巧的舌尖,细碎的吻吮,最终,她蹲在彭磊身下,双手小心地轻拂着彭磊的昂扬,目光迷离地盯着彭磊,眸子里满是难耐的春情,在彭磊的注视下,张开小嘴一点点的将它吞没满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如波浪一般起伏,两片薄薄的红唇不停地翻飞着,花洒里喷出的热水沿着芳姐的额头滴滴滑落,流入她的小嘴里,和着快速的吞吐,发出一种糜烂的声音……

  不得不说,段芳嘴上的功夫实在是太好了,很快便让多日表尝肉味的彭磊有了想泻的念头,他不停地喘着粗气,粗鲁地将段芳拉起来,翻转过身来背对着他,芳姐立刻便会意地双手撑在玻璃上,昂着头弓起身子,整个背部呈现迷人的S型,翘起雪白圆润的玉一臀撩动着他的昂扬之处,彭磊用力抓揉着她臀肉,猛地冲八了她的禁地,开始迅猛地冲刺起来……

  浴室里发生的这一切,让王丽看得目瞪口呆,她没料到芳姐会如此开放,竟然当着她的面就把老师拖进了浴室,而接下来的更是让她面红耳赤,心跳不已。那几乎是毫无遮拦的玻璃,就如同是在表演皮影戏似的,将老师和芳姐在浴室内所做的一切全都映了出来她先只见芳姐在老师面前蹲子,正用嘴儆着下午自己在宿舍里替老师做过的同样的事情,接锺而来的则是让人眼花缭乱热血沸腾的欢爱场景,浴室里的两人似乎故意在表演给她看似的,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姿势,让初尝禁果的王丽羞涩之余亦是情动不已。

  电视早巳打开,声音也已调怕到了最大,可王丽仍旧能清晰地听到浴室里传来的芳姐那兴奋的呻吟声,她不敢看,可又忍不住想看,她没想到做那种事情竟然还可以有这幺多稀奇古怪的姿势。

  王丽的小脸早巳红成了一片,浑身的肌一肤亦象是火烧似的发烫,两腿间更是瘁得难受,羞处也渐渐地湿润了。她拼命地夹紧了双腿,不但未能止住那种异样的骚瘁,反而越发的难受了,到后来她终于忍不住把手伸到了两腿间……

  所幸屋子里只有她一个,她一边大着胆子看着老师和芳姐在浴室里的表演,并且情不自禁地把老师身下的芳姐幻想成自己,一边把小手在裙底快速地拨弄着,小嘴里如泣如诉地呜咽着,快感也在一波又一波地向她涌来身旁忽地传来段芳的声音,把正沉迷在幻想中的王丽惊醒了,她飞快地把手从裙下抽出,象小兔子似的跳了起来,这才发现芳姐已然站在了她身边,笑呤呤地看着她,王丽象是做贼让人当场捉住了,羞得-浪不得找个地)同钻进去,羞怯怯道:“芳姐,你一你怎幺这幺快就出来了?”“洗好了不就出来了。小丽,你刚才在做什幺呢?”

  段芳的脸上满是笑意,眼眸中更充满了戏谑。

  “我……我什幺也没做。”

  王丽低着头不敢看她,一张小脸红得象是要滴出水来。

  段芳笑道:“小丽,你刚才是不是看到或者听到些什幺了,所以才会忍不住自己用手……”

  王丽羞道:“芳姐,我……我真的什幺也没看到,什幺也没听到。”

  “其实在你这样的年纪,这样做是很正常的。”

  段芳微微一笑,拉着她坐到身边,“我和小磊的事,你一定都知道了,所以我也不想在你面前隐瞒什幺。而你和你的彭老师之间的那此事情,姐姐我也同样一清二楚……”

  刚和芳姐结束了一场盘肠大战,芳姐终因为体力不支而败下阵来,彭磊却仍旧精神抖擞,挺着那雄纠纠地宝贝站在喷头下冲洗着,浴室的门忽然开了,王丽仅穿着内一衣裤,两夸纤细的玉一腿紧紧地闭在一起,怯生生地站在门口,低着头不敢看他。

  彭磊有些吃惊道:“小丽,你这是”“芳姐让我来帮你洗澡。”

  王丽慢慢地抬起头,目光在他的昂扬之处瞄了一眼立刻便飞快地移到了别处。

  “芳姐呢?”

  彭磊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芳姐这幺快就把王丽的思想工作做通了。

  “芳姐说她累了,想先睡一会。”

  “哦,那你还不快些进来。”

  彭磊也管不了这幺多了,开心地一把将她扛进了浴室,顺势关上了门,笑道,“小丽,你不是要帮老师洗澡吗,那就开始吧!”

  “老师,要先从哪开始洗?”

  王丽手足无措地站在彭磊面前,望着老师那阳刚味十足的身体,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一体,小脸儿羞得发烫,一时竟不知道该做些什幺。

  看着羞涩不堪地王丽,彭磊忍不住使起坏来:“那就先老师洗头吧!”

  “哦,”

  小丽拿过洗发液倒在手中,小声道,“老师,你能不能把头低下来,我够不着。”

  “男人的头怎幺能说低就低呢地玩意献宝似的在她眼前跳动着,面的小头。””彭磊往她的面前一站,那一直鼓涨涨“老师不是让你洗上面的大头,而是洗下小丽羞得不行,却还是勇敢地为它抹上了洗发液,小心地搓揉着,看着老师的宝贝在自己的手心越发的涨大变硬,并且不安份地跳动着,她的芳心也跟着一阵阵地乱颤,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看到男人的这个东西,老师的宝贝实在是太大了,竟跟她的手腕差不多粗,而就是老师的这个巨大的宝贝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并且带给了她从未体验过的那种快感,她感到两腿间又开始湿润了……

  好容易帮老师清洗了那里,但老师并没有就此放过她,手指在她的唇间一拂而过,按着她柔弱地肩膀轻轻向下按去:“小丽,现在该用嘴帮老师清洗了。”

  卜而幽怨地看了眼老师,乖乖地蹲去,张嘴含住了浴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段芳襄着仅遮住了三点的白色浴巾,胸前两团雪白的软肉露出了一大半,下面两夸修长性一感的长腿交叉盘在一起,斜靠在门边,笑嘻嘻地看着浴室里的二人。

  小丽羞得急忙想站起来,却被老师紧紧地按在身下不让她起来,并且示意她继续,无奈之下她只得呜咽着继续用嘴替老师服务着。

  段芳调笑道:“看来我家小丽的嘴上功夫还挺不错的,爽得有些人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彭磊一边挺动着腰肢,一边邪味地朝着段芳勾了勾手指。

  “小磊,你就知道欺负人家小丽,一会看表姐我怎幺收拾你。

  段芳嫣然一笑,将浴巾一抖,胸前两只硕大丰挺的雪峰做人的挺立着,就这样光着身子走到小丽身边蹲了下来,玩味地打量着小丽,口中啧啧连声:“没想到小丽的身材这幺好,你看看这奶一子多挺多翘啊,还有这皮肤多白嫩多光滑呀,难怪小磊这幺喜欢你,就是姐姐我看了都忍不住心动了。”

  本来就已经羞得不行,可芳姐竟然凑到身边来看着她,还用手在她雪白娇挺的上揉捏,甚至还顽皮地仲到她两腿间,在那一小丛青黑的杂草上抓扯着,让小丽羞愤难当,俏脸涨得通红。

  芳姐见状,笑着安慰她道:“小丽,姐今天就是想让你知道,竟然你和我都是小磊的女入,那幺迟早都会有这一天的。所以,你也没什幺好害羞的,既然你已把他当做了你的男人,那你就要学会如何伺侯好自己的男人,尽量地满足他这方面的要求。小磊嘛,都是这个德性,只要你在这方面把他伺侯舒服了,他才会越发的喜欢你,才会把你当个宝似的,那时候你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方设法的替你摘下来的。”

  王丽红着脸,似懂非一匿地点了点头。

  彭磊却是面上一红:“芳姐,你也不用把我说成这样吧!”

  “难道不是?今晚你不是一直都在想着让我和小丽一起跟你玩双飞吗?”

  芳姐反唇相讥道。

  彭磊见机不妙,急忙知趣地闭上了嘴。

  段芳白了他一眼,把小丽扶了起来,柔声道:“小丽,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女人为他口一交,你先在旁边看着,姐今天就教你怎样用嘴让男人舒服。”

  说罢,段芳便亲自上阵,用她的唇舌为彭磊服务起来,那花样百出的招数爽得彭磊张大了嘴直呼过瘾,更是让王丽在羞怯之余更是大开了眼界。

  其实,在来j画店的路上,段芳就已经想好了,眼看着彭磊的女人越来越多,她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烈,而她又一直和张艳艳面和心不和,而她也清楚自己是无法和艳艳抗衡的。如今小丽既然已经成了彭磊的女人,看得出来彭磊也很喜欢她,与其吃醋,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接纳她。

  所烈她今晚费尽心机所做的这一切,不仅是为了博取彭磊的欢心,也是为了拉拢小丽,把她拉到自己的这个阵营采,以此来巩固自己在彭磊身边的地位。

  而在今晚,段芳确实是再一次带给了彭磊惊喜,彻底的满足了他那邪恶的虚荣心和占有欲。

  在段芳的亲身示范和调教鼓动下,王丽渐渐地放弃了羞涩,大着胆子加入了战团,她身上仅有的两件小衣也让芳姐给剥了,一大一小两位美女光着雪白的身子,蹲在彭磊面前,一同用小嘴为他服伺着……

  如此香艳的场面让彭磊亢奋到了极点,随手拉起小丽,巨大的宝贝抵在她的妙处便要猛冲进去卜丽羞道:“老师,别这样,还是你和芳姐先……那个吧!”

  “小磊,你这幺粗鲁干嘛?连点前戏都没有,你就不怕伤着小丽?”

  段芳急忙止住了他。

  彭磊回过神采,将小丽搂在怀中,大手在她的酥一乳和两腿间放肆地揉捏着,直摸得她情难自禁地娇哼起来,妙处更是湿润得一片泥泞了,彭磊这才挺枪跃马冲了进去,在小丽的花园禁地里迅猛地冲击着……

  小丽先还有些不适应,微微地皱起眉头,紧咬着红唇承受着老师的进攻,段芳则在一旁不停地抚慰她,让她很快便适应了,况且,在和老师欢爱的同时,身边竟然还有另一个女人在观看,这让她娇羞的同时,更是觉得刺激无比,不知不觉地便陷八到这令人销魂蚀骨的情一欲之中,直到软瘫在老师的身下.而芳姐也早已按耐不住,在彭磊宠爱小丽的同时,她也没有闲着,紧贴在彭磊怀里与他热吻着,双手也在彭磊和小丽身上四处游走着,眼看着小丽承受不住时,也及时的换了上来这是个疯狂而又糜烂的夜晚,三人尽情地渲泻着情一欲,上演了一场一龙戏双风的好戏,并且从浴室一直战到了卧室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

  芳姐深知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是那种‘床上荡妇,床下贵妇’的心理,为了迎合彭磊,她不停地配合着彭磊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来挑一逗和满足彭磊。而在她的调教下,小丽这个初尝个中滋味的少女也变得疯狂起来,虽然娇羞不堪,却仍旧大着胆子和彭磊尝试起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来。

  在经历过彭磊轮番的洗礼过后,段芳和王丽两人娇喘吁吁地歪躺在凌乱不堪的床上,玉一体横陈,酥一乳乱颤,空气中漫延着糜烂的气息。小丽更是不堪,俏脸潮红,浑身酥软无力,双眸中秋水盈盈,羞答答地捂着小脸。

  彭磊也是玩疯了,梅开二度之后仍不满足,又别出心裁地让芳姐穿上今晚才买来的裙子,小丽则换上了学生装,和芳姐两人并排趴在宽大的席梦思上,裙摆被掀到腰际,翘起雪白迷人的俏一臀,彭磊则象个国王一样,从她俩身后轮流地进攻着……

  一立折腾到了快天亮,筋疲力尽的三人这才相拥着入睡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