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尾妖遂•仙道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4-16 18:49:51
昔日,一狐妖沖破禁制,于青剑山下村庄作祟。其狐有九尾,乃上古至魅
其性残暴不仁,且本领大能。妖眼能魅人,鼻息能催情,所到之处男女均情欲难
禁,实太淫邪。其九尾各有特异功能。狐动其尾,山崩落、海啸起。百姓不堪其
扰。

  青剑宗纠集各弟子,于山中围剿九尾妖狐。

  青剑宗宗主丘曜天深知此狐不单为祸凡间,更是涂炭生灵,甚至有威胁上仙
的可能。于是舍己血战,最后牺牲自己的性命,将其封印于亲生女儿体内。

           ***    ***    ***    ***


                                  1

  寂静的村庄里,火辣辣的阳光照着,好像要把村子烤出火一样。八福村村民
照常农活,好像丝毫不怕毒辣太阳,但附近人家饲养的大狗,则在树荫下无精打
采地吐着舌头。

  一个看似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则是坐在门前台阶上,乘着门前大榕树的凉意,
手温柔地抚摸正在趴地的大狗。

  女孩一直默不作声,但看得出受了委屈,脸上的表情好像苦瓜一样。女孩用
左手使劲地捏了一下自己没有几两肉的脸颊,眼泪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流下,嘴巴
里面嘟囔着,「不过就是挨了一顿打而已,还有什麽?为什麽自己这麽没出息,
居然还要哭鼻子?陆小三你就是活该!你这个没爹没妈的臭小孩。」

  小女孩一边说,眼泪一边『啪嗒啪嗒』地流下来,流过脸颊,滴到地上瞬间
被蒸发了。

  终究还是忍不住,小女孩开始哭了起来,但是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任由眼
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掉下来。

  「死丫头!死丫头!你跑哪里去了?是不是偷懒了?今早你嬷嬷的话不记得
啦?还不赶紧给我进来?」

  小女孩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又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走到屋里去。

  屋里,邻居刘婶责骂「一点儿小事你都做不好?叫你去餵餵鸡,你跑哪了?
这麽大的人,居然还贪玩?我不管你这麽多,你嬷嬷收了我十文钱,你就要帮我
干足多少活。屋后面的柴也要帮我砍好一块一块,我现在去市集,回来的时候你
不把活干好,我就当着你嬷嬷面把你狠揍一顿。听到没有?」

  女孩边哭,边擦眼泪,「知……道……了,刘婶……」哭着都说不出话来。
刘婶听好,卷起了包袱,带上几两碎银便出了门口,还狠狠地摔上了门。

  女孩不敢再哭,她知道只要大半天的功夫,刘婶就在市集回来。如果赶不及
在太阳下山之前把柴砍好,刘婶回来一定又是一顿毒打。

  傍晚时分,村民们陆陆续续回来。

  一大婶拖扯着丫头,「灵芝啊灵芝,你看看大姐姐!」一只手指着在刘婶屋
后正在砍柴的小女孩,「你真是骨头生锈了!叫你去田里帮忙,你跑去跟小鸡玩。
叫你去河里端碗水喝,居然连碗都丢了。你说你怎麽就不能学习学习别人啊?」

  「我才不要!人家那麽能干,还不是天天挨打?我宁愿调皮一点。」丫头说
着,还古灵精怪地扮鬼脸。

  「别说了,」随行还有一位大叔,轻声地责怪丫头「这小女孩怪可怜的。」

  大婶又说道,「你说怎麽就这麽苦命的小女孩?也不知道她怎麽熬过来的?
当年村里来了个老太婆,手抱着个小孩,挨家挨户地求米汤。村里人看见可怜,
让了村尾那家破房子收留她们。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又使唤这丫头去刘婶家当
丫鬟。这真的……」

  「那不是没办法啊?这老太婆一个人也养不活丫头啊!只能给到刘婶家每天
赚个几文钱生活。老太婆也辛苦,每天去给别人干农活,这婆孙两人一天能赚个
二十文钱过过生活就很好了。还能要求什麽?」

  「可这刘婶也过分,这女孩也不是不懂性,天天勤勤劳劳地干活,还要被打?
难道真的有钱为所欲为?」

  「可不是嘛?刘婶家是我们这村的地主,他儿子还是池镇的县令。不单有钱,
还有权。还是不要说她坏话好,不然就死都不知道哪儿来。」

  「对对对!」

  陆小三知道那些冷言冷语说的是谁。从小就在农村野林长大的她有着一对灵
敏的耳朵。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一定有自己的亲生爸爸妈妈。想要去找到自
己的亲生父母,首先就是要生存下去,而生存,就是要忍!

  「我就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娃,除了嬷嬷之外,我一直无依无靠,我不忍还
能怎样?但是我要坚持下去。虽然嬷嬷从来没跟我说过我的身世,但是我知道我
一定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我要去找他们!我必须找到他们!」

  小女孩好不容易才把柴砍好一小块,并堆放好。劳累了一天的她用手背摸了
摸脸上的汗水。手臂上青一块淤一块看上去怪可怜的,连衣服也是脏得不行,补
丁上的线头都叉出来了,估计回去还得重新修一下补丁。

  这会刚进屋里,刘婶这边也回来了。「死丫头,你又出去嚎丧呢,你的柴都
砍好了没?要是被我知道你偷懒的话,我现在就把你狠揍一顿。是不是觉得委屈
想寻可怜啊,我劝你死了这个心,谁可怜你谁管你饭吃去,我看谁愿意!」

  陆小三死死地紧咬着嘴唇。

  「好吧!看你下午干活还行,过来。这里有个番薯在市集那买的,拿回去给
你那老不死的老太婆吃。」刘婶好像招呼家里的狗一样,呼喝陆小三。但是小女
孩没有办法,她只能低着头,乖乖地伸出双手去接过刘婶的番薯。

  刘婶以前也是一个命苦的人,老公早死,多年来都是靠着自己一个人把儿子
拉扯大。可以说非常辛苦,以前别说给别人家做工,就连倒夜香这些事情也干了
好几个十年。辛苦大半辈子就是为了儿子能好好念书,争取考好科举。可能是上
天眷顾吧,儿子终究是成功考到了功名。虽然只是探花,但朝廷还是安排到了回
乡当个小县令。这下可乐坏了刘婶,从此成了村里村外阿谀奉承的对象。性格也
是一天比一天变得目中无人,势利。

  自从陆小三长到六岁开始,刘婶就要小三每天来家里做各种各样的粗活。每
天只给她十文钱。虽然是这样,但对于陆小三和她嬷嬷来说,无依无靠的她们有
二两米饭下锅已经很不错了。她们两个是漂泊来到这村庄,是不可能要求村长给
她们分地农耕的,所以只能给人家干干零活,去田里帮帮小忙来挣点小钱维持生
计。

  谁也不知道小三和嬷嬷是怎麽漂泊到这里的,甚至连这两婆孙是不是有血缘
关系都不知道。只知道从手抱着开始,小三就跟着嬷嬷相依为命。究竟小三是谁
的女儿,嬷嬷又是不是真的自己亲嬷嬷,这几年来小三越来越迷糊,越来越想搞
清楚。可惜嬷嬷一直都支支吾吾地要麽扯开话题,要麽发小三脾气,始终没有跟
小三说过一句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

  太阳慢慢落山了,村庄里面也变得凉快很多。终于把活干好的陆小三双手捧
着瘦不那几的番薯,坐在刘婶门前那棵大榕树下。「嬷嬷应该回来了吧?嬷嬷说
今天去田里帮忙干活。怎麽他们都回来了,嬷嬷还不回来?」小女娃心里也是急
的不得了,自己一天都没吃过什麽东西,已经有点头晕眼花了,一大早来到刘婶
家,她只喝了一碗比清水浓不了多少的稀粥。肚子早已经『咕噜咕噜』地叫着,
她恨不得马上挖个洞生火把番薯烤了自己吃。但是小女娃不会这麽做,她一定要
等到嬷嬷回来后一起吃。虽然这个嬷嬷或许不是自己亲嬷嬷,但也是养育了自己
十年的大恩人。这种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她绝对做不出来。

  天空开始慢慢变暗了,一轮弯月趁着太阳还没下山便急着挂到天上。沿着村
庄的小路一直望到天上,这样夕阳不是夕阳,月亮也不是月亮的时候,真的有那
麽一点浪漫的感觉。当然,只有十二岁的陆小三她根本不知道什麽叫浪漫。她只
是着急地坐在榕树下,静静地看着村口的小路,等着自己嬷嬷回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陆小三的嬷嬷终于慢慢悠悠地从村口走进来。只见她弓着
背,背着很多的东西。十年下来每天熬着粗重的农活,老人已经直不起腰了。走
路也是一只脚拖着另一只脚的模样,想走快一点都不行。嬷嬷用筲箕装着一些碎
米,这些碎米连谷糠都没完全打掉。除了碎米之外,还有两条瘦瘦的小侧鱼。大
条的都卖给了附近的邻居,想着留两条小小的回去炖给自己孙女。只见坐在榕树
下的孙女看见自己,屁颠屁颠的奔过来,脏兮兮的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番薯,好
像跟自己耀武扬威一样。

  「乖,小三乖。回家去,嬷嬷给你炖鱼吃。」

  「嬷嬷今天累不累?」

  「不累不累,今天帮忙收和,还去了小溪抓了鱼。这两条鱼都留给你吃好不
好?」

  「嬷嬷你看,刘婶今天给我个番薯,我回去烤给你吃,很香的!」

  「你看看你的手?怎麽又多了这麽多淤痕?是不是活干不好被刘婶打了?」

  「嬷嬷,刘婶打我也应该,今天我帮忙餵鸡的时候,有只小鸡跑了,我想着
去追回来,可是追了半天都追不到。所以耽误了时间就被打了。幸好刘婶还不知
道鸡丢了,不然今天肯定杀了我。」

  「你这样不对。鸡丢了小事,但是怎麽能瞒着刘婶呢?刘婶虽然刻薄一点,
但是每天让你去干活付足了工钱,也算是养活你的恩人了。我们做人要知恩图报,
丢了鸡这事你不能瞒着刘婶,你明天去她家干活的时候跟她说好,然后拿家里的
的钱去还人家。知道吗?」

  「但是……我怕……」

  「不怕,付钱了就可以了。刘婶不会打你的。而且嬷嬷会陪着你去。」

  「那……好吧。」

  「乖,我们赶紧回家,吃鱼去。」

  「好!」说着,婆孙二人手拖着手一起慢悠悠地回去村尾那家小小的破房子。
其实,生活如果这麽简单的话,其实也算是一种大大的幸福。

  吃过饭后,嬷嬷为自己的孙女打水。

  陆小三脱掉自己满是补丁的衣服,泡进了勉强能装满水的破破旧旧的木桶。

  嬷嬷拿着小三的衣服,走到烛光明亮的角落用针线为陆小三修补衣服。

  陆小三很喜欢泡澡,她感觉一天劳累后,最舒服的莫过于吃嬷嬷煮的饭,再
泡一个澡。有点像个小大人似的。陆小三的皮肤很白,所以稍微有点瘀伤都会很
明显。她背后的左肩上有一个胎记,说是胎记也勉强。因为上面图案像是纹身一
样,一只朱红色的可爱的九尾狐貍很形象地刻画在上面。

  泡过澡后,陆小三又跟以往一样,喜欢躺在嬷嬷的怀里,眼睛看着嬷嬷用心
地为自己修补衣服。看着看着越来越困,就在嬷嬷怀里睡着了。陆小三喜欢这种
感觉,因为嬷嬷的怀里时,小三觉得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最温柔的地方,只有
在这里才能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

  「小三……小三……小三……!」屋外传来了女孩子悦耳的声音。是在刘婶
隔壁家的灵芝小妹妹。「小三,睡了吗?出出来可以吗?」

  陆小三一怔。就从嬷嬷怀里坐起来。「来了,灵芝姐姐。我这就来。」陆小
三马上跑去开门,灵芝她虽也只有十多岁,见状心里却不觉生出一丝同情,进了
门走到陆小三跟前,「今天干活累不累?我看见你在院里砍柴了。你的手又淤了
一块。」

  陆小三眨巴眨巴眼,沖灵芝嘿嘿笑了:「灵芝姐姐,你过来啦,坐呀。」说
着拍了拍一旁的小马扎。

  灵芝扫了一眼篮子,皱了皱眉坐下来,然后把用帕子包起来的窝窝头递给莫
清尘道:「小三,这是我娘刚做的窝窝头儿,你尝尝好吃不。」

  陆小三接过窝窝头儿,挨着灵芝坐下,擡着脸道:「灵芝姐姐,你真好。」

  灵芝白了她一眼:「你快吃吧,我还赶着回去呢。太晚了,我要回去睡觉。」

  话虽这麽说,灵芝却一点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陆小三捧着帕子,小口小口的把窝窝头儿吃着,还不忘记嬷嬷,留了两个不
舍得吃。还带着点温热的窝窝头儿吃到嘴中,满是玉米的清香味,又甜又香。下
了肚子之后,好像还不够,感觉还要更多。陆小三还觉得刚才饭没吃饱,现在来
了窝窝头才刚刚好呢。

  灵芝见状手一顿,笑道:「呀,丫头,我先真的走了,再不回去娘又骂我,
对了,这帕子你先留着,下次再给我。」说完灵芝站起来拍拍屁股,也没等陆小
三回答,伸手捏了捏她没几两肉的脸蛋,扭身向门外走去。

  陆小三望着灵芝的背影,眼眶湿了湿,其实她很羡慕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的灵芝姐姐。羡慕她能有个妈妈和爸爸。不过转头一想,陆小三马上收起了眼泪,
她知道只要有恒心,她一定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爸爸和妈妈的。

  正在陆小三还吃着窝窝头,来不及送走灵芝姐姐的时候。

  破院子中,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玄衣,长身而立,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
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饶是只有十二岁年纪的陆小三,也忍不住微微红了脸。

  嬷嬷突然飞快地从屋里奔了出来,向玄衣男子呼喝道「你来干什麽?」嬷嬷
的声音很高,虽然中气不足,但是落入陆小三的耳中却仿佛炸起一道春雷。

  「嬷嬷?」陆小三从来没见过嬷嬷发过脾气,这样呼喝别人也是第一次遇到。

  玄衣男子把头转到嬷嬷这边,先是不可思议地楞了楞,看到嬷嬷那副生气的
样子,也不敢向陆小三跟前走去。玄衣男子先是向着嬷嬷双手作揖,行了一个非
常标準的『抱拳礼』。悠悠地说道,「晚辈谢星然,乃奉家师之名来此恭请容嬷
嬷和丘青尘回府上。」

  嬷嬷见玄衣男子在她面前行礼,马上操起身旁生了锈的镰刀,嘴中喊道:
「来人啊,抓贼啊!救命啊!」又欲向男子扑来厮打在一起。

  陆小三完全反应不过,当下也没心思担心自己嬷嬷拿起镰刀会不会有危险。
脑海里面只有『丘青尘』三个字不停地回响。「丘青尘是谁?是我吗?我的名字
叫丘青尘?嬷嬷呢?嬷嬷怎麽这麽大反应?嬷嬷拿起镰刀了,不好!嬷嬷有危险!」

  玄衣男子看着容嬷嬷手上拿着镰刀怕是伤不到自己反害自己受伤,于是便用
宽大的衣袖向后轻轻一扫,马上就起了一阵强烈的旋风,容嬷嬷扑通一声跌坐在
地,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可思议。

  这时候四邻八家的人都拿着家伙跑到了破院门外往里张望着。

  虽然嬷嬷和陆小三两人不是这村的村民,但嬷嬷和小三两人都非常老实,在
村里面也是很得人心。更何况这样贫穷的村庄的人心思古朴,都是邻居,就算只
是有狗吼叫,也是要帮把手的。更可况是现在可能遇到有贼。

  玄衣男子完全无视人们的围观,只是望着陆小三道:「你的名字叫丘青尘!」

  众人大吓一跳!

  「姓丘的?还是青字辈?」

  「不是吧?不会这麽巧吧?」

  「丘姓不就是这青剑宗的宗主姓吗?这女娃是谁的女儿啊?」

  「别乱说!丘真人会让自己女儿在这里熬苦熬十二年吗?」

  「丘青尘?那跟七君子的大师兄丘青见是同一字辈啊!不是他妹妹吧?」

  一旁不知所措的陆小三,心却在这时候砰砰的跳了起来,她刚才看到了什麽,
眼前的男子那一甩衣袖刮起的风,明明就是施的仙术啊!

  她甚至比这些村民反应的还要快一些,「丘青尘?是我名字?」

  陆小三深深吸了一口气,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嬷嬷。

  只见容嬷嬷再次操起镰刀,笔直地向玄衣男子沖了过去。虽然是一把年纪,
但是那股气势顿时让各人吓了一跳,更是令到玄衣男子一时不知所措。

  玄衣男子又是用宽大的衣袖向着容嬷嬷一扫,但是被容嬷嬷的气势吓到后,
没有掌握好力度。地上刮起了一股比之前更大更强烈的旋风,容嬷嬷直接就被旋
风卷起三四米高,硬生生地摔在了地上,并且吐了几口鲜血,立马昏倒。

  陆小三看到辛辛苦苦养育自己十二年的嬷嬷吐血,心好像被刀割一样刺痛。
马上扑到嬷嬷怀里。「嬷嬷!你怎麽了?嬷嬷,你不要死!」这时扭过头来,恶
狠狠地瞪着杀她嬷嬷的兇手,玄衣男子。

  周围众人都被吓怕了,这玄衣男子只见挥一挥衣袖便把陆小三的嬷嬷杀掉,
各人都害怕这魔头会不会对自己也施这种手段。他们知道青剑宗的修道厉害,也
明白到跟前这人必然是施放仙法,肯定是修仙之人。立马慌忙地逃跑。

  整个院子里只剩下玄衣男子和抱着昏迷不醒的嬷嬷的陆小三。

  玄衣男子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口里轻声说道「罪过罪过。」

  陆小三摇了几下嬷嬷,但是嬷嬷都没有醒来,再摸摸鼻息,发现已经断气。
这时嬷嬷的衣袖里掉出一个玉佩,玉佩是一个狐貍形状,端坐着莲花的样子。陆
小三知道这可能是嬷嬷留给她的唯一信物,连忙捡起收藏好,再拿起嬷嬷手中还
没松手的镰刀。恶狠狠地站起来,面对着玄衣男子,手中的镰刀着月亮下反应这
冷森森的光线,虽然生了锈,但是杀气更加瘆人。

  玄衣男子这时一闪身,正常人根本看不到的身影。举起手刀,往陆小三脖子
下一寸的的位置轻轻地劈了下去。

  陆小三顿时昏迷不醒,迷糊中,只听见玄衣男子不停地口中说到,「这下闯
大祸了!罪过罪过!」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